《Spex》音乐杂志:与流行文化共同变迁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1-09-18

  《Spex》是德国久负盛名的摇滚音乐与流行文化杂志———不仅以音乐为主题,还以音乐为缩影透析文化与社会趋势。

  这本创刊于1980年的“老字号”杂志,以时间作分水岭,有过三段人生,而且彼此之间有过断层。

  新的这一段始于2007年与2008年间,年轻的扬·科德韦思和薇布克·维茨克携手接任人事动荡的杂志主编,杂志又从科隆搬到了柏林。新杂志每期附有一张CD,杂志内容涵盖了文学、电影、时尚和当前的社会潮流。科德韦思表示,媒体在德国就像“第四种权力”,尤其在二战后,德国人对政府缺乏信任感,去平衡各种制度与权力之间的矛盾与问题是媒体的责任所在。

  编辑部小楼外一排老墙上的涂鸦,与编辑部内大声浪的音乐,有着默契的自由气氛。1980年《Spex》创刊时,也是一身自由理想:当时科隆有五位作家想自创音乐刊物,最初就想摆在唱片店和火车站卖,毕竟他们的目标是要推音乐界新人,并没想跟已成规模的音乐杂志竞争。但三年后当《Spex》的主要对手《声音》杂志倒闭后,一批有见识有经验的编辑团队全部转移到了《Spex》旗下,为年轻的杂志添上了文气,并建造了以诙谐讽刺的口吻去点评社会乃至政治局势的风格。

  最初以DIY起步并独立经营的《Spex》,内容的选择与评论都偏向个人趣味。虽然曾被批评“过分主观”,但在20多年前“独立品位”还稀罕时,《Spex》也因此很快突围而出,很快就在德国赢得了主流音乐杂志的地位,同时杂志也催生了一批新批评家与作者。

  创刊9年后,正在声誉高点的《Spex》却因不堪财政重负而破产。2000年,《Spex》卖给了Piranha传媒公司后,整本杂志的架构完全翻新,不少老员工选择了卷铺盖走人。这当然也带走了大批忠实读者。当时大家都觉得,《Spex》将沦陷为音乐产业圈内的一份平庸刊物。

  在搬往柏林之前,杂志的“第二段人生”确实经历过危机。科德韦思在杂志的“柏林时期”才加入,而维茨克则从小就是杂志的粉丝。他们认为,柏林的音乐产业相对繁盛也最具多元与创新的潜质;而除了“非主流”音乐以外,新《Spex》希望扩宽音乐领域,另外也希望同时向文学、艺术乃至时尚领域敞开怀抱。与此同时,《Spex》减少了讲究时效性的新闻篇幅,也从原来的月刊变成了双月刊。

  对比以前占据杂志大片江山的独立摇滚等“亚文化”图景,现在的《Spex》内容更趋多元———“流行文化与亚文化的分界已经不再明显”,科德韦思说:“今天杂志的读者群架构已经不那么单一”。杂志只有三位全职的编辑,倒是特约撰稿人有20多位。《Spex》的名声早已在外。两位年轻的主编说,www.448999.com,现在他们想让杂志“轻”下来,将厚重的“学术感”删减一点点。文章尽量多用短句,这样更易读一些,“要严肃也要有趣”。

  对于《Spex》的变迁,至今不少德国媒体同行仍有“不知道杂志会往哪个方向去”的质疑声,但新版杂志的个性栏目已渐成型,比如“圆桌乐评”栏目———请多为乐评人开网络会议,由记者记录不同观点,以取代传统乐评的单一性。再加上每期随杂志送一张CD的做法,新《Spex》已逐渐走出了一条新路,同时打开了销路:对比起2007年的1.8万多份,杂志去年发行量上升到了近2.2万份。

  《Spex》的出版商在慕尼黑,有时会因为广告问题与编辑部产生摩擦:比如说,科德韦思不乐意在音乐人访谈之间穿插硕大的鞋厂广告。他怀念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当时唱片业还呈上升趋势,杂志内出现唱片广告,那是相得益彰。